新笔趣阁 > 诸天之我在万界混保底 > 《诸天之我在万界混保底》第209章 灾难
    地震又一次发生,这次可以说是天崩地裂,不仅房子成了废墟,就连大地都出现了裂缝,深不见底。

    一夜无眠,凌晨时分江思有终于找来了。

    张澄元激动的迎上去,两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,宣泄着心中的思念与担忧。

    抱了一会儿,江思有率先开口:“元宝,我们快走。”

    张澄元点了点头,去把包袱背上就走。

    江思有直接抢了过去,拉着张澄元就跑。

    两人速度很快,出了府就看到一辆马车,江思有扶着张澄元先上车,他紧接着上车,架着马车就狂奔起来。

    张澄元轻轻掀起马车窗帘的一个角,看着外边飞驰的风景,心中有些许感慨。

    江思有带着张澄元一路北上,日夜兼程,除了吃饭和方便基本就没停下过。

    张澄元看江思有太累,心疼他时不时的就会让他进马车休息,她替换江思有驾车。

    一路奔逃两个多月,速度才慢下来,拉车的马已经瘦的皮包骨了。

    倒不是不给马吃给它饿的,反倒是马吃的比谁都好,江思有还时不时的给马喂些药丸子,要不然马早不知道被累死几百回了。

    半年的倒计时又少了两个多月,两人之间的氛围也越发压抑了,他们时长挨在一起,仿佛得了什么肌肤饥渴症一般,半点分开不得。

    却没有半句话,他们不是没什么好说的,反倒是有太多太多想说的,却开不了口,根本不知道要怎么说。

    不是生离死别,却比生离死别更痛苦。

    他们架着马车走走停停,前往极寒之地,因为接下来是极度的炎热,热到要融化世间的一切。

    她们还未到达极寒之地,极热已经悄然到来。

    开始只是一天比一天热,接着温度越来越高,空气仿佛都燃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极寒之地的消融越来越快,慢慢的蒸发,大地皲裂,极度缺水。

    张澄元因为有被动防御这个天赋技能在,虽然被这个世界压制了大部分,可还是有一些作用的。

    而江思有却惨了,底牌接连使用,也还是越来越虚弱。

    张澄元把之前存的温水都用来给江思有维持生命,才勉强让他舒服点。

    她看着江思有难受虚弱的模样,心疼的搂着他,给他喂着水。

    自从离开后,她就给自己吃了解药,已经能够说话了。

    她抚摸着江思有的脸庞,眼中有泪:“思有,你走吧,我们肯定还有机会再见,看你这样我好心疼。”

    江思有热的感觉整个人都快融化了,根本使不上什么力气,他努力想要握住张澄元的手,声音几不可闻:“我不疼,再让我看看你,我舍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张澄元眼泪终是落在了他的脸上,她不再劝说。

    八仔虽然没有实体,可它仿佛也是快被热死了,有气无力的劝着:“死恋爱脑,走吧,又不是没机会见了,只要你能一直活着,你们总有相见的一天,我真的都快热死了。”

    江思有并没有回应它,他被这极热折磨的不仅是身体,还有精神,他的精神都时不时的会恍惚。

    江思有甚至觉得的他已经濒临死亡了,他不舍的努力睁大眼睛盯着张澄元,他真的好舍不得她。

    就在他以为他马上就要闭眼的时候,温度突然骤降,他身上瞬间被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甚至开始冻的瑟瑟发抖,本就岌岌可危的生命之火,马上就要彻底熄灭了。

    张澄元的被子才盖到他身上,紧接着就是一团黑影砸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变化仅仅只是在一秒钟的时间内发生的,张澄元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。

    黑影落地把张澄元和江思有罩在里边,这是一间木屋,张澄元轻轻放下江思有,去打开木屋的窗子,它只有巴掌大。

    打开后,张澄元继续放置木屋,一个套一个,套了三四层后,她才打开门去开下一层木屋的窗子。

    连续套了十五层,挨个把窗户打开,张澄元才放心的回去照顾江思有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之前她准备的,就怕他们无法熬过最后的时光。

    张澄元在最里边的一层木屋外站了好一会儿,等身上彻底不冷了才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江思有此时已经好了很多,至少现在已经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看到张澄元进来,立马让她赶紧过来,准备把她抱在怀里一起盖着被子。

    张澄元并没有让他抱,她快步过去把他抱起来,取出一张木床,才把他放下。

    然后给他取出一堆被子和棉衣,给他帮忙穿上,又给他取出不少温热的粥水,让他吃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的极热让他几乎吃什么吐什么,最近更是除了水什么都吃不下,因此,她现在根本不敢给他吃任何油腻干硬的食物。

    “思有,先喝点粥,这几天你什么都没吃。”

    江思有虚弱的冲她笑了笑,自己端着碗,小口小口的喝着。

    张澄元也同样端起一碗喝着,她也有点饿了,而且这段时间她也很累。

    江思有吃了个八分饱便不再吃了,张澄元收拾了一下,就和他一起相拥而眠。

    睡着睡着,张澄元察觉抱着的人越来越凉,且渐渐颤抖起来,她终于意识到不对,猛的坐起,取出蜡烛点燃。

    才看清身边的人,江思有的身体冷的在无意识打颤,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张澄元手都有点颤抖了,她稳了稳心神,不断取出库存的药材,她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制作和合成这两个天赋技能,希望能合成出一颗能让他不惧寒冷的药丸来。

    极热那段时间让她消耗了大多物资,如今炭火根本不顶用,她也不敢再这木屋中使用,窗口太小怕江思有受不住中毒。

    随着药材的减少,张澄元的额头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细汗,不仅是焦急的,还有世界时轻时重的规则之力的影响。

    药材还剩三株,张澄元已经要绝望的时候,奇迹出现了,她合成出了一颗气血丸,且触发了额外双倍和变异效果,获得三颗气血丸。

    一颗是能让人保持气血旺盛三天的,另外两颗是变异的能够让人保持气血旺盛二十天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怎么着都能让江思有熬到最后了。

    张澄元赶紧给江思有喂下一颗,随着药效发挥作用,江思有的脸色慢慢恢复正常,身体也不再颤抖,意识渐渐回笼。

    江思有甚至觉得的他已经濒临死亡了,他不舍的努力睁大眼睛盯着张澄元,他真的好舍不得她。

    就在他以为他马上就要闭眼的时候,温度突然骤降,他身上瞬间被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甚至开始冻的瑟瑟发抖,本就岌岌可危的生命之火,马上就要彻底熄灭了。

    张澄元的被子才盖到他身上,紧接着就是一团黑影砸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变化仅仅只是在一秒钟的时间内发生的,张澄元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。

    黑影落地把张澄元和江思有罩在里边,这是一间木屋,张澄元轻轻放下江思有,去打开木屋的窗子,它只有巴掌大。

    打开后,张澄元继续放置木屋,一个套一个,套了三四层后,她才打开门去开下一层木屋的窗子。

    连续套了十五层,挨个把窗户打开,张澄元才放心的回去照顾江思有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之前她准备的,就怕他们无法熬过最后的时光。

    张澄元在最里边的一层木屋外站了好一会儿,等身上彻底不冷了才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江思有此时已经好了很多,至少现在已经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看到张澄元进来,立马让她赶紧过来,准备把她抱在怀里一起盖着被子。

    张澄元并没有让他抱,她快步过去把他抱起来,取出一张木床,才把他放下。

    然后给他取出一堆被子和棉衣,给他帮忙穿上,又给他取出不少温热的粥水,让他吃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的极热让他几乎吃什么吐什么,最近更是除了水什么都吃不下,因此,她现在根本不敢给他吃任何油腻干硬的食物。

    “思有,先喝点粥,这几天你什么都没吃。”

    江思有虚弱的冲她笑了笑,自己端着碗,小口小口的喝着。

    张澄元也同样端起一碗喝着,她也有点饿了,而且这段时间她也很累。

    江思有吃了个八分饱便不再吃了,张澄元收拾了一下,就和他一起相拥而眠。

    睡着睡着,张澄元察觉抱着的人越来越凉,且渐渐颤抖起来,她终于意识到不对,猛的坐起,取出蜡烛点燃。

    才看清身边的人,江思有的身体冷的在无意识打颤,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张澄元手都有点颤抖了,她稳了稳心神,不断取出库存的药材,她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制作和合成这两个天赋技能,希望能合成出一颗能让他不惧寒冷的药丸来。

    极热那段时间让她消耗了大多物资,如今炭火根本不顶用,她也不敢再这木屋中使用,窗口太小怕江思有受不住中毒。

    随着药材的减少,张澄元的额头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细汗,不仅是焦急的,还有世界时轻时重的规则之力的影响。

    药材还剩三株,张澄元已经要绝望的时候,奇迹出现了,她合成出了一颗气血丸,且触发了额外双倍和变异效果,获得三颗气血丸。

    一颗是能让人保持气血旺盛三天的,另外两颗是变异的能够让人保持气血旺盛二十天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怎么着都能让江思有熬到最后了。

    张澄元赶紧给江思有喂下一颗,随着药效发挥作用,江思有的脸色慢慢恢复正常,身体也不再颤抖,意识渐渐回笼。

    江思有甚至觉得的他已经濒临死亡了,他不舍的努力睁大眼睛盯着张澄元,他真的好舍不得她。

    就在他以为他马上就要闭眼的时候,温度突然骤降,他身上瞬间被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甚至开始冻的瑟瑟发抖,本就岌岌可危的生命之火,马上就要彻底熄灭了。

    张澄元的被子才盖到他身上,紧接着就是一团黑影砸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变化仅仅只是在一秒钟的时间内发生的,张澄元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。

    黑影落地把张澄元和江思有罩在里边,这是一间木屋,张澄元轻轻放下江思有,去打开木屋的窗子,它只有巴掌大。

    打开后,张澄元继续放置木屋,一个套一个,套了三四层后,她才打开门去开下一层木屋的窗子。

    连续套了十五层,挨个把窗户打开,张澄元才放心的回去照顾江思有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之前她准备的,就怕他们无法熬过最后的时光。

    张澄元在最里边的一层木屋外站了好一会儿,等身上彻底不冷了才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江思有此时已经好了很多,至少现在已经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看到张澄元进来,立马让她赶紧过来,准备把她抱在怀里一起盖着被子。

    张澄元并没有让他抱,她快步过去把他抱起来,取出一张木床,才把他放下。

    然后给他取出一堆被子和棉衣,给他帮忙穿上,又给他取出不少温热的粥水,让他吃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的极热让他几乎吃什么吐什么,最近更是除了水什么都吃不下,因此,她现在根本不敢给他吃任何油腻干硬的食物。

    “思有,先喝点粥,这几天你什么都没吃。”

    江思有虚弱的冲她笑了笑,自己端着碗,小口小口的喝着。

    张澄元也同样端起一碗喝着,她也有点饿了,而且这段时间她也很累。

    江思有吃了个八分饱便不再吃了,张澄元收拾了一下,就和他一起相拥而眠。

    睡着睡着,张澄元察觉抱着的人越来越凉,且渐渐颤抖起来,她终于意识到不对,猛的坐起,取出蜡烛点燃。

    才看清身边的人,江思有的身体冷的在无意识打颤,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张澄元手都有点颤抖了,她稳了稳心神,不断取出库存的药材,她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制作和合成这两个天赋技能,希望能合成出一颗能让他不惧寒冷的药丸来。

    极热那段时间让她消耗了大多物资,如今炭火根本不顶用,她也不敢再这木屋中使用,窗口太小怕江思有受不住中毒。

    随着药材的减少,张澄元的额头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细汗,不仅是焦急的,还有世界时轻时重的规则之力的影响。

    药材还剩三株,张澄元已经要绝望的时候,奇迹出现了,她合成出了一颗气血丸,且触发了额外双倍和变异效果,获得三颗气血丸。

    一颗是能让人保持气血旺盛三天的,另外两颗是变异的能够让人保持气血旺盛二十天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怎么着都能让江思有熬到最后了。

    张澄元赶紧给江思有喂下一颗,随着药效发挥作用,江思有的脸色慢慢恢复正常,身体也不再颤抖,意识渐渐回笼。

    江思有甚至觉得的他已经濒临死亡了,他不舍的努力睁大眼睛盯着张澄元,他真的好舍不得她。

    就在他以为他马上就要闭眼的时候,温度突然骤降,他身上瞬间被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甚至开始冻的瑟瑟发抖,本就岌岌可危的生命之火,马上就要彻底熄灭了。

    张澄元的被子才盖到他身上,紧接着就是一团黑影砸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变化仅仅只是在一秒钟的时间内发生的,张澄元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。

    黑影落地把张澄元和江思有罩在里边,这是一间木屋,张澄元轻轻放下江思有,去打开木屋的窗子,它只有巴掌大。

    打开后,张澄元继续放置木屋,一个套一个,套了三四层后,她才打开门去开下一层木屋的窗子。

    连续套了十五层,挨个把窗户打开,张澄元才放心的回去照顾江思有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之前她准备的,就怕他们无法熬过最后的时光。

    张澄元在最里边的一层木屋外站了好一会儿,等身上彻底不冷了才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江思有此时已经好了很多,至少现在已经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看到张澄元进来,立马让她赶紧过来,准备把她抱在怀里一起盖着被子。

    张澄元并没有让他抱,她快步过去把他抱起来,取出一张木床,才把他放下。

    然后给他取出一堆被子和棉衣,给他帮忙穿上,又给他取出不少温热的粥水,让他吃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的极热让他几乎吃什么吐什么,最近更是除了水什么都吃不下,因此,她现在根本不敢给他吃任何油腻干硬的食物。

    “思有,先喝点粥,这几天你什么都没吃。”

    江思有虚弱的冲她笑了笑,自己端着碗,小口小口的喝着。

    张澄元也同样端起一碗喝着,她也有点饿了,而且这段时间她也很累。

    江思有吃了个八分饱便不再吃了,张澄元收拾了一下,就和他一起相拥而眠。

    睡着睡着,张澄元察觉抱着的人越来越凉,且渐渐颤抖起来,她终于意识到不对,猛的坐起,取出蜡烛点燃。

    才看清身边的人,江思有的身体冷的在无意识打颤,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张澄元手都有点颤抖了,她稳了稳心神,不断取出库存的药材,她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制作和合成这两个天赋技能,希望能合成出一颗能让他不惧寒冷的药丸来。

    极热那段时间让她消耗了大多物资,如今炭火根本不顶用,她也不敢再这木屋中使用,窗口太小怕江思有受不住中毒。

    随着药材的减少,张澄元的额头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细汗,不仅是焦急的,还有世界时轻时重的规则之力的影响。

    药材还剩三株,张澄元已经要绝望的时候,奇迹出现了,她合成出了一颗气血丸,且触发了额外双倍和变异效果,获得三颗气血丸。

    一颗是能让人保持气血旺盛三天的,另外两颗是变异的能够让人保持气血旺盛二十天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怎么着都能让江思有熬到最后了。

    张澄元赶紧给江思有喂下一颗,随着药效发挥作用,江思有的脸色慢慢恢复正常,身体也不再颤抖,意识渐渐回笼。

    江思有甚至觉得的他已经濒临死亡了,他不舍的努力睁大眼睛盯着张澄元,他真的好舍不得她。

    就在他以为他马上就要闭眼的时候,温度突然骤降,他身上瞬间被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甚至开始冻的瑟瑟发抖,本就岌岌可危的生命之火,马上就要彻底熄灭了。

    张澄元的被子才盖到他身上,紧接着就是一团黑影砸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变化仅仅只是在一秒钟的时间内发生的,张澄元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。

    黑影落地把张澄元和江思有罩在里边,这是一间木屋,张澄元轻轻放下江思有,去打开木屋的窗子,它只有巴掌大。

    打开后,张澄元继续放置木屋,一个套一个,套了三四层后,她才打开门去开下一层木屋的窗子。

    连续套了十五层,挨个把窗户打开,张澄元才放心的回去照顾江思有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之前她准备的,就怕他们无法熬过最后的时光。

    张澄元在最里边的一层木屋外站了好一会儿,等身上彻底不冷了才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江思有此时已经好了很多,至少现在已经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看到张澄元进来,立马让她赶紧过来,准备把她抱在怀里一起盖着被子。

    张澄元并没有让他抱,她快步过去把他抱起来,取出一张木床,才把他放下。

    然后给他取出一堆被子和棉衣,给他帮忙穿上,又给他取出不少温热的粥水,让他吃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的极热让他几乎吃什么吐什么,最近更是除了水什么都吃不下,因此,她现在根本不敢给他吃任何油腻干硬的食物。

    “思有,先喝点粥,这几天你什么都没吃。”

    江思有虚弱的冲她笑了笑,自己端着碗,小口小口的喝着。

    张澄元也同样端起一碗喝着,她也有点饿了,而且这段时间她也很累。

    江思有吃了个八分饱便不再吃了,张澄元收拾了一下,就和他一起相拥而眠。

    睡着睡着,张澄元察觉抱着的人越来越凉,且渐渐颤抖起来,她终于意识到不对,猛的坐起,取出蜡烛点燃。

    才看清身边的人,江思有的身体冷的在无意识打颤,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张澄元手都有点颤抖了,她稳了稳心神,不断取出库存的药材,她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制作和合成这两个天赋技能,希望能合成出一颗能让他不惧寒冷的药丸来。

    极热那段时间让她消耗了大多物资,如今炭火根本不顶用,她也不敢再这木屋中使用,窗口太小怕江思有受不住中毒。

    随着药材的减少,张澄元的额头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细汗,不仅是焦急的,还有世界时轻时重的规则之力的影响。

    药材还剩三株,张澄元已经要绝望的时候,奇迹出现了,她合成出了一颗气血丸,且触发了额外双倍和变异效果,获得三颗气血丸。

    一颗是能让人保持气血旺盛三天的,另外两颗是变异的能够让人保持气血旺盛二十天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怎么着都能让江思有熬到最后了。

    张澄元赶紧给江思有喂下一颗,随着药效发挥作用,江思有的脸色慢慢恢复正常,身体也不再颤抖,意识渐渐回笼。

    江思有甚至觉得的他已经濒临死亡了,他不舍的努力睁大眼睛盯着张澄元,他真的好舍不得她。

    就在他以为他马上就要闭眼的时候,温度突然骤降,他身上瞬间被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甚至开始冻的瑟瑟发抖,本就岌岌可危的生命之火,马上就要彻底熄灭了。

    张澄元的被子才盖到他身上,紧接着就是一团黑影砸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变化仅仅只是在一秒钟的时间内发生的,张澄元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。

    黑影落地把张澄元和江思有罩在里边,这是一间木屋,张澄元轻轻放下江思有,去打开木屋的窗子,它只有巴掌大。

    打开后,张澄元继续放置木屋,一个套一个,套了三四层后,她才打开门去开下一层木屋的窗子。

    连续套了十五层,挨个把窗户打开,张澄元才放心的回去照顾江思有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之前她准备的,就怕他们无法熬过最后的时光。

    张澄元在最里边的一层木屋外站了好一会儿,等身上彻底不冷了才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江思有此时已经好了很多,至少现在已经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看到张澄元进来,立马让她赶紧过来,准备把她抱在怀里一起盖着被子。

    张澄元并没有让他抱,她快步过去把他抱起来,取出一张木床,才把他放下。

    然后给他取出一堆被子和棉衣,给他帮忙穿上,又给他取出不少温热的粥水,让他吃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的极热让他几乎吃什么吐什么,最近更是除了水什么都吃不下,因此,她现在根本不敢给他吃任何油腻干硬的食物。

    “思有,先喝点粥,这几天你什么都没吃。”

    江思有虚弱的冲她笑了笑,自己端着碗,小口小口的喝着。

    张澄元也同样端起一碗喝着,她也有点饿了,而且这段时间她也很累。

    江思有吃了个八分饱便不再吃了,张澄元收拾了一下,就和他一起相拥而眠。

    睡着睡着,张澄元察觉抱着的人越来越凉,且渐渐颤抖起来,她终于意识到不对,猛的坐起,取出蜡烛点燃。

    才看清身边的人,江思有的身体冷的在无意识打颤,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张澄元手都有点颤抖了,她稳了稳心神,不断取出库存的药材,她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制作和合成这两个天赋技能,希望能合成出一颗能让他不惧寒冷的药丸来。

    极热那段时间让她消耗了大多物资,如今炭火根本不顶用,她也不敢再这木屋中使用,窗口太小怕江思有受不住中毒。

    随着药材的减少,张澄元的额头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细汗,不仅是焦急的,还有世界时轻时重的规则之力的影响。

    药材还剩三株,张澄元已经要绝望的时候,奇迹出现了,她合成出了一颗气血丸,且触发了额外双倍和变异效果,获得三颗气血丸。

    一颗是能让人保持气血旺盛三天的,另外两颗是变异的能够让人保持气血旺盛二十天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怎么着都能让江思有熬到最后了。

    张澄元赶紧给江思有喂下一颗,随着药效发挥作用,江思有的脸色慢慢恢复正常,身体也不再颤抖,意识渐渐回笼。

    江思有甚至觉得的他已经濒临死亡了,他不舍的努力睁大眼睛盯着张澄元,他真的好舍不得她。

    就在他以为他马上就要闭眼的时候,温度突然骤降,他身上瞬间被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甚至开始冻的瑟瑟发抖,本就岌岌可危的生命之火,马上就要彻底熄灭了。

    张澄元的被子才盖到他身上,紧接着就是一团黑影砸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变化仅仅只是在一秒钟的时间内发生的,张澄元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。

    黑影落地把张澄元和江思有罩在里边,这是一间木屋,张澄元轻轻放下江思有,去打开木屋的窗子,它只有巴掌大。

    打开后,张澄元继续放置木屋,一个套一个,套了三四层后,她才打开门去开下一层木屋的窗子。

    连续套了十五层,挨个把窗户打开,张澄元才放心的回去照顾江思有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之前她准备的,就怕他们无法熬过最后的时光。

    张澄元在最里边的一层木屋外站了好一会儿,等身上彻底不冷了才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江思有此时已经好了很多,至少现在已经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看到张澄元进来,立马让她赶紧过来,准备把她抱在怀里一起盖着被子。

    张澄元并没有让他抱,她快步过去把他抱起来,取出一张木床,才把他放下。

    然后给他取出一堆被子和棉衣,给他帮忙穿上,又给他取出不少温热的粥水,让他吃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的极热让他几乎吃什么吐什么,最近更是除了水什么都吃不下,因此,她现在根本不敢给他吃任何油腻干硬的食物。

    “思有,先喝点粥,这几天你什么都没吃。”

    江思有虚弱的冲她笑了笑,自己端着碗,小口小口的喝着。

    张澄元也同样端起一碗喝着,她也有点饿了,而且这段时间她也很累。

    江思有吃了个八分饱便不再吃了,张澄元收拾了一下,就和他一起相拥而眠。

    睡着睡着,张澄元察觉抱着的人越来越凉,且渐渐颤抖起来,她终于意识到不对,猛的坐起,取出蜡烛点燃。

    才看清身边的人,江思有的身体冷的在无意识打颤,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张澄元手都有点颤抖了,她稳了稳心神,不断取出库存的药材,她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制作和合成这两个天赋技能,希望能合成出一颗能让他不惧寒冷的药丸来。

    极热那段时间让她消耗了大多物资,如今炭火根本不顶用,她也不敢再这木屋中使用,窗口太小怕江思有受不住中毒。

    随着药材的减少,张澄元的额头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细汗,不仅是焦急的,还有世界时轻时重的规则之力的影响。

    药材还剩三株,张澄元已经要绝望的时候,奇迹出现了,她合成出了一颗气血丸,且触发了额外双倍和变异效果,获得三颗气血丸。

    一颗是能让人保持气血旺盛三天的,另外两颗是变异的能够让人保持气血旺盛二十天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怎么着都能让江思有熬到最后了。

    张澄元赶紧给江思有喂下一颗,随着药效发挥作用,江思有的脸色慢慢恢复正常,身体也不再颤抖,意识渐渐回笼。

    江思有甚至觉得的他已经濒临死亡了,他不舍的努力睁大眼睛盯着张澄元,他真的好舍不得她。

    就在他以为他马上就要闭眼的时候,温度突然骤降,他身上瞬间被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甚至开始冻的瑟瑟发抖,本就岌岌可危的生命之火,马上就要彻底熄灭了。

    张澄元的被子才盖到他身上,紧接着就是一团黑影砸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变化仅仅只是在一秒钟的时间内发生的,张澄元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。

    黑影落地把张澄元和江思有罩在里边,这是一间木屋,张澄元轻轻放下江思有,去打开木屋的窗子,它只有巴掌大。

    打开后,张澄元继续放置木屋,一个套一个,套了三四层后,她才打开门去开下一层木屋的窗子。

    连续套了十五层,挨个把窗户打开,张澄元才放心的回去照顾江思有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之前她准备的,就怕他们无法熬过最后的时光。

    张澄元在最里边的一层木屋外站了好一会儿,等身上彻底不冷了才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江思有此时已经好了很多,至少现在已经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看到张澄元进来,立马让她赶紧过来,准备把她抱在怀里一起盖着被子。

    张澄元并没有让他抱,她快步过去把他抱起来,取出一张木床,才把他放下。

    然后给他取出一堆被子和棉衣,给他帮忙穿上,又给他取出不少温热的粥水,让他吃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的极热让他几乎吃什么吐什么,最近更是除了水什么都吃不下,因此,她现在根本不敢给他吃任何油腻干硬的食物。

    “思有,先喝点粥,这几天你什么都没吃。”

    江思有虚弱的冲她笑了笑,自己端着碗,小口小口的喝着。

    张澄元也同样端起一碗喝着,她也有点饿了,而且这段时间她也很累。

    江思有吃了个八分饱便不再吃了,张澄元收拾了一下,就和他一起相拥而眠。

    睡着睡着,张澄元察觉抱着的人越来越凉,且渐渐颤抖起来,她终于意识到不对,猛的坐起,取出蜡烛点燃。

    才看清身边的人,江思有的身体冷的在无意识打颤,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张澄元手都有点颤抖了,她稳了稳心神,不断取出库存的药材,她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制作和合成这两个天赋技能,希望能合成出一颗能让他不惧寒冷的药丸来。

    极热那段时间让她消耗了大多物资,如今炭火根本不顶用,她也不敢再这木屋中使用,窗口太小怕江思有受不住中毒。

    随着药材的减少,张澄元的额头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细汗,不仅是焦急的,还有世界时轻时重的规则之力的影响。

    药材还剩三株,张澄元已经要绝望的时候,奇迹出现了,她合成出了一颗气血丸,且触发了额外双倍和变异效果,获得三颗气血丸。

    一颗是能让人保持气血旺盛三天的,另外两颗是变异的能够让人保持气血旺盛二十天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怎么着都能让江思有熬到最后了。

    张澄元赶紧给江思有喂下一颗,随着药效发挥作用,江思有的脸色慢慢恢复正常,身体也不再颤抖,意识渐渐回笼。
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s://m.biqusa.cc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