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封神:从龙三太子开始 > 《封神:从龙三太子开始》第405章 天庭大乱
    第405章天庭大乱

    “三界之事在我,我今为之,谁敢不从?”

    敖丙一席话毕,众神皆惊。

    群仙无不惊疑不定的望着上首御座。

    今儿个昊天上帝到底怎么了?

    行事作风如此霸道张扬。

    好像跟换了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燃灯、闻仲愣在原地,前者面红耳赤,不甘的拱手退下;后者伸手就想去抽自己的打王金鞭。

    等摸到腰间才俄而惊醒,大商都已经亡了。

    面前的也不是那个对他唯唯诺诺的殷受,而是至高无上的三界至尊,昊天上帝。

    但闻仲乃殷商国柱,三朝老臣,自也不是怕死之辈。

    闻言拱手一拜,不卑不亢的道:

    “三界之事在大天尊,更在诸位忠臣;君之视臣如草芥,则臣视君如寇仇!

    若大天尊一味乾纲独断,轻侮朝臣,三界岂能安宁?”

    “大胆!!”

    “找死!!”

    “闻仲,你要造反吗?”

    水德星君敖广、青龙孟章神君、白虎监兵神君、朱雀陵光神君、玄武执明神君等天庭嫡脉齐齐抬指大喝。

    紫庭真人手执芴板,出班奏道:

    “大天尊,普化天尊目无尊上,言语无状,臣请治其冒犯之罪!!”

    “臣附议!!”火正阏伯真官出班赞同。

    白虎监兵神君望向四位镇殿元帅,恨声指挥道: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?速速将此逆贼拿下!!”

    王魔、杨森、高友乾、李兴霸愣了愣神,四人乃闻仲旧友,本身为了义气就曾下山襄助。

    甚至不惜牺牲性命。

    而今竟然要他们当堂擒捉闻仲……

    这这这,这怎么行呢?

    犹豫的功夫,邓忠、辛环、张节、陶荣等为首的雷部二十四天君均按捺不住,乌泱泱跳出来护住闻仲。

    “我看谁敢?”

    “都不许动!”

    呼喝声中,场面一时有些纷乱。

    财部诸神立在云头,各自看着热闹。

    彼时气氛凝重,双方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清虚道德真君眼珠一动,不由扯着嗓子,装作惊慌的大叫道:

    “反啦,反啦,截教的人反啦!!”

    声音远远传出,直至灵霄殿外。

    外面五路龙神听见,大惊失色,不等通禀,连忙招呼禁军往里冲。

    “都不许动,谁敢造反,格杀勿论!!”

    哗啦啦禁军如潮水涌入大殿,刀剑出鞘、盔甲鲜明,杀气森然透骨。

    截教诸神一脸茫然,身为主角的闻仲亦是表情懵逼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啊这?

    好好的怎么就成造反了?

    禁军的出现,令二十四位雷部天君神色更加紧张。

    同样拔出刀剑,将闻仲保护在圈内,与周围对峙。

    众人乃是臣子,居然在灵霄宝殿、当着昊天上帝的面拔剑。

    简直岂有此理!

    “尔等乱臣贼子,竟然胆敢造反,是要试试我宝剑是否锋利吗?”

    青龙孟章神君抽出金剑,居高临下,恶狠狠怒斥。

    邓忠等天君闻言,俱个大怒,同样抽剑而出:

    “我剑也未尝不利!!”

    “我等也是!!”

    唰、唰、唰……

    一片刀剑出鞘之声。

    火部火德星君罗宣、瘟部五方行瘟使者、斗部一众星君诸神,纷纷拔剑簇拥。

    这像是起了连锁反应,

    真武大帝、王恶、千里眼、顺风耳、四大天王、勇烈太保……

    众神慌忙护在丹墀下,保卫天帝。

    “全部放下剑!”

    “谁敢放肆!”

    “你们先放下!”

    “截教造反了,截教造反了!!”

    清虚道德真君混在人群中,一边呼喊,一边挪动脚步。

    见众神不留意,忽的扑上来,拉住闪电神金光圣母:

    “余天君,有话好好说,千万不要火并呐!!”

    这句话名为安抚,实则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金光圣母听见,顿时醒悟,大声道:

    “众师兄弟,咱们潜居海岛,一向逍遥自在。

    是狗卵子的天庭非要搞什么封神,让咱们截教上下到天庭朝九晚五的受苦。

    今日昊天昏庸无道,独断专行,不如反下天去!”

    “不可,不可!”清虚道德真君脸色煞白,好像吓掉了魂魄般,失声倒退,“你们下界,难道想重立截教不成?”

    “重立截教,未尝不可!”金光圣母大赞。

    周围诸天君、尊神闻言,无不心思一动。

    “好,咱们就反下天宫,重立截教!”

    “重建截教光辉,我辈义不容辞!!”

    “反下天宫,重立截教!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奸臣已经跳出来啦!!”

    紫微大帝燃灯大声呼喊,却是看见清虚道德真君的表现,按捺不住激动的心绪。

    指着闻仲骂道:“闻仲是一個,罗宣是一个,还有你师父金灵圣母!!”

    太快了!

    局势变化的太快了!

    从几个人话赶话,到一群人拔刀相向,再到双方抱团对立。

    几乎是数十秒间完成。

    令敖丙都万万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那边厢闻仲作为主角,更是一点思考的时间都没有,就被裹挟成了造反派的首脑。

    尤其听到燃灯骂他师父是奸臣,饶是好脾气也忍不住勃然变色。

    立马跟着骂道:

    “你给我住口,我们是奸臣,独你一人是贤臣、良臣、忠臣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直臣!!”燃灯梗着脖子。

    “无臣无民的直臣?”闻仲指手怒斥。

    火德星君罗宣闻言,同样骂道:

    “你个王八蛋的紫微帝君,轻敌冒进,致使二十万天军全部化作鬼魔,你也配谈直?

    伱要是真的直,早该自裁谢罪,为何去给敖丙送礼?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?战场哪有不死人的?”燃灯脸色一僵,心里暗暗埋怨。

    本来受贿这事是悄悄的干,可敖丙那个王八蛋,拿了玉如意恨不得天天给人家看。

    居然让一个童子抱着跟在屁股后面现眼。

    结果全世界都知道他燃灯送礼了。

    罗宣一听,表情更加讥讽,“不要东拉西扯了,怎么,敢做不敢认?!

    那二十万鬼魔现在还在地府押着,我倒想看看,谁能一手把三界都给遮了!!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瞥了眼宝相天王敖丙,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燃灯见状,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他不敢在这件事上继续说,指着周围截教诸神,狞眉怒目,咬牙切齿:

    “看看你们,在灵霄宝殿动刀动枪,泼妇一样搅和。

    你们搅吧,搅吧。

    搅的天庭空虚,秩序崩坏;搅的三界大乱,把世界都亡了,

    老子无非陪着你们一起完命就是!!”

    众人你一句,我一句,争的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敖丙坐在御座上,瞥了眼底下的太上老君,见他抱着拂尘,宛若假寐,丝毫没有要管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由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跪下!!!”

    刹那间,灵霄殿风云激荡,言出法随。

    一股庞然气势如天崩海啸,撞破所有言辞,狠狠压下。

    大殿中众神瞬间如担泰山,浑身僵硬不受控制,一一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燃灯、闻仲、罗宣……

    一众诸神目露骇然,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一句话让所有神明下跪,其中甚至包括大罗金仙。

    如此法力,简直骇人听闻。

    不愧是三界之主,昊天上帝。

    往常不发威的时候看着和气生财,今日一发威方知厉害。

    可能场中唯一能站着的,只有一个太上老君。

    望着下面黑压压跪了一地的人头,敖丙搓了搓牙子。

    瞧瞧,这就是权利呀。

    从前众神见了他,别说下跪,不悄悄吐口痰都算文明。

    今天却因为他一句话,乖乖伏地倒身,一点脾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真是三伏天吃冰棍,就一个字——爽!!

    压下心底的喜悦,敖丙管理着表情,努力体现出自身的威严。

    以前他觉得当皇帝,自然是想怎样就怎样。

    今天试了一试,差点全反了。

    截教占着天庭大部分重要岗位,他们要是跑了,天庭的事就没人可做了。

    权衡!权衡!权衡!!

    这就是他讨厌当头领的理由,事事都要权衡,哪怕恨面前人恨的要死,也要权衡利弊。

    纵然大权在握,这样活着也不觉得通达。

    他在上面悲伤春秋的感怀,下面太白金仙跪在地上,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敖丙的主意他个人觉得其实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谁知道阐截二教不乐意,甚至当殿拔刀互骂,扬言反下天宫。

    事情闹到这个地步,一个处理不好,天庭都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三界也要跟着乱成一锅粥。

    “这事可怎么处理呀!!”

    敖丙到底不是真正的昊天上帝,成不了李长庚心里的定海神针。

    因而事情一出,就让他心中止不住的焦虑。

    偏偏这时决策权又在敖丙手里,更令其感觉前途渺茫。

    “若真的三界大乱,往后我如何有脸再面对天帝?”

    他跪在地上,低头走着神。

    这时就听上首传来昊天上帝威严的声音,道:

    “练得身形似鹤形,千株松下两函经。

    我来问道无余说,云在青天水在瓶。”

    悠悠的吟声回荡耳畔,众神表情凝重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敖丙不可能让截教全部滚蛋,因而只能自己给自己找台阶,轻声笑道: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人有些是云,有些是水,所做的事情不同而已,都是忠臣,没有奸臣。

    至于说,造反下界,连通天教主都在天上,你们谁要造反?

    要不要让我叫通天教主来问问你们?”

    他目光扫视,在截教诸神身上巡梭。

    众人瞬间感觉如芒在背,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    闻仲不敢顶嘴,忙磕头道:

    “臣等一时激愤,口不择言,请大天尊恕罪!”

    周围截教诸神亦没了刚刚的热血,跟着一起磕头,口中山呼:

    “请大天尊恕罪!!”

    敖丙笑了笑,他可以原谅众神的冒犯,但绝对不能全部都原谅。

    否则往后谁都敢在昊天上帝面前哔哔两句。

    若是真造成这种局面,等真正的昊天回来,一上朝发现上上下下全是反臣,这还怎么说?

    “口不择言也好,直言不讳也罢,说了就是说了,给我把金光圣母抓起来!!”

    他伸手一指,解了众禁军的控制。

    骁卫将军玉龙敖烈、武卫将军赤龙敖坚立即带人冲出来,从人群中扯出金光圣母,押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闻道友,闻道友!!”

    金光圣母挣了又挣,拼命呼救。

    其余雷部天君亦神情紧张,跪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闻仲心如刀绞,深吸一口气,只觉背上目光锐利如剑,刮的他骨头生疼。

    不由跪直伸手,喝道:

    “且慢!!”

    敖烈、敖坚看向御座,等待指示。

    敖丙顶着昊天面目,眼神冷漠:“普化天尊还有何话说?”

    “大天尊,截教上下都是义气好汉,连造反谋逆都敢袒护。

    管中窥豹,以小见大,可见平常是如何的官官相护,臣请治其欺君之罪!!”

    燃灯道人不想就这样放过闻仲,打击的人越多,对他就越有利,闻言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闻仲听见,目露不屑,鄙夷地瞥了他一眼,一句话不说。

    众神见状,心顿时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造反之罪,再来个官官相护,这帽子扣下来大家全得死。

    “闻仲啊闻仲,你快说句话呀!!”

    周围诸神焦躁不安,神情紧迫。

    敖丙冷冷一笑:“闻仲,你被燃灯说中了?”

    普化天尊摇摇头,拱了拱手,“回大天尊,臣不是被问住,是不屑于回答燃灯那等大逆不道之言!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怎么就大逆不道!”燃灯又惊又怒。

    这时候了你还想要反咬我?

    闻仲冷哼,压下眼底的不屑,低头向上回道:

    “金光圣母是臣的属下,她造反,等同于臣造反,此罪一。

    我截教上下官官相护,众人欺君,等同于臣欺君,此罪二。

    无论金光圣母如何口不择言,犯颜直谏,臣有此二罪,都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无非是为自己备一口棺材罢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口气说完,名为揽全责任,实际咬定了“口不择言、犯颜直谏”,一点锅也不背。

    听的截教诸神表情复杂,金光圣母看他的眼神甚至差点拉丝。

    闻仲却不管不顾,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刚刚紫微大帝说截教上下都是义气好汉,臣等既然造反欺君,何以他就认为我们是义气好汉?

    不说有没有官官相护,单此一条,紫微大帝就是大逆不道,因此臣不屑于回答。

    而今既然言明,便恳请大天尊命紫微大帝收回此言,臣方可有下言陈奏!!”

    御座上。

    闻仲的声音洪亮而坚定,可谓是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敖丙呆若木鸡,整个人险些愣住。

    tmd,造反都能让你洗成“口不择言,犯颜直谏”。

    别人是山不转水转,你是山不转嘴转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!”他鼓掌冷笑,眼神如腊月寒冬,明赞实贬:

    “不愧是殷商的擎天白玉柱,架海紫金梁,火部斗部是义气好汉,你雷部闻仲也是义气好汉!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s://m.biqusa.cc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